夭庆寺文契
2013-09-02 20:35:20   来源: 佛迹寻踪    

2011年,印江土家族苗族自治县政协文史委由天庆寺附村落中收集到清代天庆寺与周边民众关系的一批文契,共15件,主要涉及6个方面的内容。这些文契对研究梵净山佛教历史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第一类,寺院向附近村民出卖坟地,2份。其中一份落款时间是嘉庆十三年(1808年)。另一份的落款时间是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十月二十七日。文契内容如下:
立出卖阴地天庆寺住特(持)僧香鹏、香正,今将常住地名三坻田阴地一棺,卖与魏太容、太恩弟兄二人安葬母亲刘 老孺人,永住万古佳城。此日捡价铜钱八千五百文整,比曰寺僧领明无欠,自卖知(之)后,恁从魏处修理卦扫,其……
乾隆二十四年十月二十七日立
立出卖阴地 人天庆寺住持僧法 满同侄天圆,今将 阴地一穴,今凭中 出卖与魏学业、魏 学万弟兄安葬……千文整,入手亲领明白并无欠少分 文,自卖之后,恁 从……十二步近 步之内每年修补卦扫,近之外寺

 

憎......不得骑龙驾脉,今恐无凭’立出卖契一条为据嘉庆
十三年四月初二日立,卖阴地......
根据地方风俗,人死之后,只要不長 葬于好田好土,抬上山安葬便是’ 一般无 需购买坟地。从两份文契的内容,结合地 方风俗分析,乾隆、誠年间天庆寺仍很 兴旺,山场界限有很强的严肃性,纵是附 近村民安葬亲人.只要是在天庆寺山场 界限范围内,也须征得寺院的许可,或者 向寺院购买,否则不得随意安葬于天庆寺的山场界限范围内。

第二类,是寺院出租土地给附近村 民耕种,1份。文契内容如下:

立出准字天庆僧法满,今因寺内常住地名柳树湾,准与 潘惟山耕种,每年恁差黄豆一斗,清油三斤,银一钱六分,年 中十月完纳,不得短少,如若短少,寺憎另准别,潘处不得异言,今恐无凭,立准字为据。
凭中人:沈秀连 
嘉庆八年二月十八曰 立准字天庆寺僧法满亲笔 同侄天圆
天庆寺山场宽阔,土地很多,除部分由僧人自己耕种外,也有很大一 部分租佃给附近村民耕种。根据地方习惯,地租的交纳方式,要么交粮,要么交钱,一般都只是选择其中一种,交租的内容向来比较单一。这份契约却有项交租内容,既要交豆子,又要交油,还要交钱,民间几乎很少冇这种交租方式。并且从“年中十月完纳,不得短少,如若短少,寺僧另 准别,潘处不得异言”等崎條,承租方处预势,承租方处于弱势,带有很强的地主气息。
第三类,是寺院典当土地,4份。1份是同治年间,3份是光绪年间 内容如下:
立出当水田文契人僧香真、性德、常风,今因常住被符姓八人作害,具控在府,无钱使用,是以凭中将三坂田水田一份、大田二址,出当与唐师友名下承主管理,比日议定捡当价九九 市用铜4先二十二千文正,当日僧处亲领无欠,自当之后,恁从 唐姓上庄见井,僧处无有异言,其田日后赎取,不俱年月远近,钱到田回,丙(并)无阻滞。今恐无凭,立当字一纸为据。 同治十二年冬月初八日立,当水田文契人僧香真、性德、常风凭中:唐斯美、张国佑、杨正贵、陆永顺。僧性坤笔
天庆寺住持僧香贞、僧香馗,仝住惠修,情因先年贼匪焚烧,复后光绪十二年重修大殿无钱支用,凭中证出当之田, 坐落地名脚庵沟屋当门之田,大小十坻,凭中出当与徐六哥名下承主,三家面议,加价铜钱十六千文整,当日亲手领足无欠分文:自当之后,承认徐姓耕管十年,无加无取……满足恁从 僧人抽转耕当,徐姓不得主(阻)滞,其田半边禾丢,人心不
估,特立借抵当。
立出当永田文契人僧香贞,今因拖欠毛坝坪粮银,无从 德(得)处,自将上年当与唐师有之田坐落地名三坻田,大田 二坻当价二十二千,请凭中正转与魏贞梅承主,面议家(加)

僧铜钱十千文,取价铜钱二十二千,一共俭价铜钱三十二千文 正,比日憎处领明无欠,自当之后,恁从魏处耕种管理,僧等不德(得)并言,其田不居远近,钱到田回两无阻滞,空口无 凭,立出当字一帋为椐。
光緒五年十一月初十日 出当字人:僧香贞
凭中:张国佑、陈文金、魏承责 代笔人:吴贵廷
立加字人天庆寺僧香馗仝侄惠修,情因重修大佛殿无钱支用,凭中加到魏贞梅名下之田,坐落地名三坻田水田二坂, 三家面议,加价铜钱十五千文整,加日亲手领明,自加之后魏姓耕管,僧处不得异言,口恐无凭,立加字为据。
光绪十二年五月三十日 立加字人:天庆寺僧香馗亲笔凭中人:蒋鸿举
同治年间以后,天庆寺明显开始走下坡路,社会地位和经济地位均无乾隆、嘉庆年间的盛气。出现了常住被人诈害,无钱使用,被迫典当土地的衰落景象。这种衰落景象愈演愈烈,到光绪年间,情况更糟。 第四类,是借据,1份。文契内容如下:
立出借字人僧香贞,今因借到魏大蓉名下铜钱十千文正,
此日面议利息每千对
年干恁风扬净干谷子五升,秋收交粮不得短少,若短少,自将打磨沟差豆三斗作抵,恁从魏性(姓)圭(归)收,
僧处不得异言,空口无凭,立借字为据」
凭中:田祖举、张国右 光绪四年十月初二日立借字人僧香贞
代笔人:吴贵廷
这份借据,与乾隆、嘉庆时期的租约有异曲同工之妙。“秋收交粮不得短少,若短少,自将打磨沟差豆三斗作抵,恁魏从性(姓)圭(归)收,僧处不得异言”。前面的租约是天庆寺充满霸气,由寺僧亲笔撰写租约,这份借据则完全颠倒过来,天庆寺僧万般无奈的景况已经开始跃然纸上,甚至于借据都是请人代笔,透露出了寺僧的素质也大不如前。第五类,是寺院出卖土地给附近村民,2份。内容如下:
立出永顶水田文契人天庆寺僧性禅,今将先年师祖遗留之业,坐落地名三更田水田二坻,周围还(横)顺准及买主开垦修补,其水仍照古沟开放,凭中出顶与魂金虞、金榜兄弟二人名下承主,面议捡价时用铜钱五十六千文整,顶日亲手领明无欠分文,自顶之后恁从魏姓上庄,子孙耕食管理,寺中僧众永无异言,恐口无凭,立出永顶字存据。万代富贵。
光绪三十二年正月十八日立出永顶水田文契人僧性禅忠 
凭中依口代笔田应林

 

立出永顶水田文契人天庆寺僧性禅,先年师祖遗留之业,坐落地名三坂田水田二坂,周围还(橫)顺准及买主开挖,其水仍照古沟开放,凭中出顶与魏金虞、魏金榜兄弟二人名下承主,面议检价市用铜钱五十六千文整,比日笔下,亲手领明, 无欠分文,自顶之后,恁从魏姓上庄,子孙耕食管理,寺中僧 众永无异言,恐口无凭’立出永顶字存据。 景况越来越糟拖欠银粮.修殿无钱,祖师遗留之业,逐渐被子孙一 丘一丘地卖掉。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而卖土地,对于旧中国来说,都是衰落之象天庆寺为什么会衰落? 一般的理解都是归纳为兵灾匪患。但实 际原因可能并不是兵灾匪患这几个字这么简单。如果仅仅是战争一个因素,那么就应该有地也卖不出去。因为战争不仅毁了寺庙,同时也毁了周边民众的财力:而既然有人能购买天庆寺的土地,这便说明根本的原因还是寺僧的素质在不断下降,管理能力无法适应当时的社会需要。财产的流动规律永远是跟随着智慧而走,寺僧的个人智慧已经在周边民众的 智慧之下,流动便是必然的结果。第六类,是差票,5份.内容如下:

差票天庆寺禅出给差票,收到地户魏家升名下完纳本年差租,差豆二斗零二升。此据.光绪卅三年十月十五日给。 

今收到魏金鱼差豆七升,缴清。此据。

卅一年十月二十二日’收条【“天庆寺记”(印章)】 

.差票天庆寺性禅出给差票,收到地户魏家升名下完

纳宣统凡年差租,差油十四(提)、差豆五升零三碗半、差钱 八十八文,清此据 ,宣统元年十月十五曰给差市天厌为出给差票,收到地户魏金虞完纳土丙辰年差租,差油一(提)、差豆一斗零五合,差钱一文。

此据年月日给【“九台山记”“天庆寺记”(印章)] 

传大讀差逗 二斗零五碗’油三斤四两。

 

 

这些“差票”,第一次给我们研究寺院的税收提供了直接的依据、 在此之前,很多碑碣中都涉及寺院税收问题,但是都没有直接的依据 因为寺院的田产有很大一部分是民众捐献,这些由民众捐献的田产.在 其未捐之前已经列人地方政府课税的粮册之中,捐献给寺院之后,粮册 上的课税也一并转给了寺院,由寺院来承担。同样道理,寺院从民众手 中购买的田产,有很大的一部分也是在课税的粮册之内,买来田产的同 时,也一并买来了田产所应交纳的课税数额。因此,境内很多碑碣和寺钟,在镌刻田土四至界限的同时,也一并刻上“册载”粮食几升几合,原因正是农业税的转移天马寺《宪示精明碑》记载,当其衰落之时,一段时 间里,“香资无措,国课无出”。其中的“国课”正说明寺院中有一部分田 产,无论你耕种与否,都需要交农业税。

寺院的土地,有的多,有的少。土地少的寺院由寺僧自己耕种,税收由寺院直接承担土地多的寺院,有一部分租佃给附近民众耕种,佃农在需要交纳给予寺院相约好的地租之外,有的也一并承担了所租土地的税课,交给寺院,由寺院统一向政府交纳。至于民间传说,天庆寺曾经得到赋权,可以代收国税。这种说法,只是具体操作人员在民间相互糊弄,以便佃农 顺利完纳实质上是天庆寺的田产本来应该交农业税,寺僧根据实际情况,把地租和国课分幵,一并由佃农承担。为了区分租和税,天庆寺专门印制了此“差票”,在個农完纳所应交的租、税之后,交给個农作为凭据。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经书法器梵净山钟
下一篇:第六类是官印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