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净山寺庙重建的坎坷历程
2013-09-02 20:23:50   来源:梵净山旅游网   

梵净山是佛教名山,禅宗圣地。早在明代就与四川峨嵋山、云南鸡足山为鼎足西南的三大佛教名山。

梵净山开山建刹历尽坎坷

梵净山何时开山建刹,这是一个值得研究和探讨的课题。《贵州宗教概览》一书认为:“唐代,牛腾在爿羊爿可大布佛教,黔北、黔东兴建寺院10余座,为佛教传入贵州之始。”上海东方大学教授章海荣经过实地考察,引证分析后作出结论:“远在唐代,梵净山地区就有佛教活动和建有寺庙,约在明代中叶,梵净山上开始建有寺庙。”(《梵净山神》第164页)。《嘉庆思南府志》、《铜仁府志》、《松桃厅志》分别对梵净山佛教寺庙有所记载,但很简略。

据史志记载宋代黔东地区就建有颇具规模的沿河沿丰寺、印江西岩寺、大圣墩铁瓦寺、思南华严寺等。位于梵净山主峰金顶山腰石壁上的一方“院道”摩崖是至今在山中发现年代最早的有关在梵净山建造庙宇的刻石。这方摩崖刻于明万历初年,记述印江上街乡绅里老杨再运向当时省级最高行政机构“都察院”、“都清道”、“抚苗道”等衙门申报开发梵净山建造寺庙的史实。“一院两道”责成印江知县雷学皋等实地考察。雷知县详察后“回呈”报告“委系古迹名山”,得到上司批准,给颁“火牌告示帖”,招善人对梵净山进行大规模开发。当时开发的主要项目是“开砍道路”和“起竖庵殿”。距金顶五里的剪刀峡处另一方摩崖刻于明万历十六年八月中秋,记述杨洪德等人为完成开砍路道的使命,远到镇远府板桥屯去化缘筹资,修筑小尖山至凉水井一段长约8里的朝山便道。从这两方摩崖内容分析,梵净山开山建刹时间至少是在明隆庆至万历初年。这个阶段,在梵净山顶部的老金顶、茶殿等处已建有规模较小的庙宇。四方善众的朝拜使梵净山成为“古迹名山”。明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播州宣慰使杨应龙举兵反明,史称“播乱”,使梵净山寺庙毁坏殆尽。“播乱”平息后,钦命僧妙玄来到此山,重新开山建刹。梵净山顶部寺庙群及天池寺、天庆寺、承恩寺等得以重建,且规模更宏伟,佛刹更庄严。

有李皇后修行于此,有皇帝的“敕赐”,有钦命僧妙玄等大德高僧的住锡,有各抚按道府官员的频顾,有地方土司长官、绅士善士的支持,更有梵净山的灵气,天时、地利、人和,梵净山及周边寺庙林立。“立天地而不毁,冠古今而独隆”的“古佛道场”梵净山成为“驰名于两京,倾动于十三布政”的佛教名山,使梵净山佛教文化达到鼎盛时期。

清兵入关,战乱匪乱使梵净山寺庙一度再遭毁坏。清康乾盛世,梵净山寺庙又得以重修和扩建。咸同年间号军起义,沿山寺庙再遭破坏。隆参和尚于同治九年来到梵净山,先后修复坝梅寺、回香坪、报恩寺等寺庙,整修道路,梵净山佛教又出现了一派生机。光绪元年,马鞍山刘盛等再度入山以梵净山为根据地抗清,环山庙宇再受其损。云贵总督岑毓英亲临督剿,把松桃协都司营署移驻护国寺旁,统管沿山八讯,扼要防守,以维护梵净山周边的社会治安。僧人重返,道路整修,寺庙维修,使这一地区佛教活动维系正常。

梵净山佛教寺庙经历了“起竖庵殿、维修扩建、毁坏、重建、再毁坏、再重建的坎坷历程。”

相关热词搜索:梵净山 寺庙 综述

上一篇:四大皇庵奠定梵净山佛教名山的基础
下一篇:梵净山佛教渊源流考追溯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