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净山朝阳寺碑
2014-03-07 16:30:27   来源:梵净山旅游网   

梵净山南麓朝阳寺大殿内,立有古碑2通。一通额题《淮其嗣之》, 位于殿内左侧,为光绪乙酉科(1狀5年)举人唐仁沛所撰。主要记录朝阳寺在历经咸同“号军”之战和光绪刘满之战后,寺院及诸佛菩萨化为灰烬,僧众风散云流,一派萧条,心常和尚住锡此山,“振刷出世之精神”, 不数年而庙宇焕然一新,诸佛菩萨,神像晈洁,较之从前,有过之而无不及描写朝阳山的自然环境时,称其和梵净山“俨若太华之有少华焉”。记录朝阳寺的读音时有两说,一说“取凤鸣朝阳之义,宜从二肖音韵”, 当读“zhao”另一说“地向日出之先,当以四豪中音读之,乃符寅宾出日之义”,应该读“chao”。对研究梵净山寺庙历史具有重要的史料参考价值附碑文于后:

谁其嗣之

环梵净皆山也。而东南蜿蜒扶舆之气,磅礴数十里而下者,有朝阳山:林壑秀美,双江绕流,而山峙其中,高峻虽不及梵净,而佛头仙掌,层见侧出,俨若太华之有少华焉。昔人命名“朝阳”,建寺山腰说者曰:“取凤鸣朝阳之义,宜从二肖音韵。”又曰:“地向日出之先,当以四豪中音读之,乃符寅宾出曰之义。"是 二说者,皆有至理,第世俗相传,从豪韵久,姑仍之,不复置辩„闻尝历其地,陟其巅,见其气静穆,其景清幽,其起伏回顾’皆星罗而绣错’不禁有出尘之思。及入寺’瞻礼佛像’凝视西方莲花世界’殆不多让。不幸小丑跳梁,寺院及诸菩萨俱为灰烬c尔时僧众风散云流’令人抚风景而慨之,忆遗迹而越慨之矣。方不识何人再辟莽榛而复旧观者。幸佛法灵应’有僧心常者.披-拨雾’振刷出世之精神。日积月累’鸡工广匕材不数年而正殿成。由是’次两麻’又次下方。规模较之从前有过之而无不及也。且外修墙垣’内装佛座,若释逐如来、观音大士及十八罗汉、廿四诸天、韦陀尊者等像’又换然一新呜呼丨诸佛菩萨信有灵矣’然非僧心常之致錢命’百赚阻不及此无知者每以嗜糾荤少之,独不思戒;§除晕’佛之似也;天真烂漫,佛之真也。于僧乎何少?且而志存久远,谓开于前,尤贵继于后。历年滋多’风消雨教,保不无倾记之虞。所望有志佛门者’遇有缺坏,即为补茸。在僧固欲此寺之不朽,而亦欲以修建苦心’勒石示后’索序于余。余喜其志之有成,功之复旧,意之无穷也,而乐为之序。

乙酉科举人遇缺榇选县正堂唐仁沛敬撰钦加同知衔候补直隶州正堂府学增生刘继业敬书龙飞光绪十五年桂月上浣朝阳山立另一通题《示不长也》,立于大殿右侧,光绪十五年桂月(1889年8 月)立。碑文由三条独立的内容组成。

第一条是:铜仁知府陶、僧纲司建月联合发布的一份面向全府寺院的告示,其主要内容是不许任何人以任何借口侵占寺院田产,寺院的所有产业,只准僧尼道士管理,不准原捐助人私自售卖,自禁之后,如有犯案到官者,随时按例惩处。

第二条是:光绪七年(1881年),住持僧心常重修朝阳寺庵院时,杀猪酬劳工匠,被地方土恶李连拐子等抢劫猪肉和钱物,具控到铜仁府,知府断结,除了追还被抢钱物外,还对李连拐子等作了惩办,并告示地方人等:“尔等务须各安本分,不准诈冒混人该庵,榼索滋事,倘敢故违,定当严办。“这条内容细细想来有些荒唐。和尚杀猪酬劳工匠,明显是犯了杀戒,被人抢夺猪肉,理应忍气吞声,不了了之,但他竟理直气壮地告到铜仁府,王知府就事论事,惩处了对方,并颁发告示。此举到底是有利于维护朝阳寺的财产安全’还是损伤朝阳寺的声誉,令人费解。更令人飾嶋.岐晒结綱是光绪七年(1881年)十二月十九日,此碑的立碑时间是光绪十五年(1889年)八月’相距8年,完全可以不把杀猪酬谢 工匠的事刻上去。心常和尚作为重 修朝阳寺很有功劳的一位住持僧,竟然把犯戒的事刻于碑上,此事确 实奇怪=.第三条是关于朝阳寺的地 界。从内容看,康熙二十一年(1682 年)有施主李廷贵等施地一片给朝 阳寺,同年,寺僧慧和尚购买了瓦 匠坝田一块。由此看来,朝阳寺最 迟始建于康熙二十一年以前。总而 言之,这通碑的主题是第一条,第 二、三两条是立碑的时候顺便附带刻上。碑文如下:

示不长也

署理贵州铜仁府正堂军功加五级纪录十次陶

僧纲司建月为连示请赏牌文事

尝者五帝三王,封爵立殿,四时丰享者,莫不因而致效之 意也。其佛教一端,虽属西土流传中国,自唐宋始,各庵立庙 与封之神祗并立,佑民于无二,以致阴则为灵,固彰彰在人耳 目矣。民因佛法灵应,或舍田及土,或善僧捐创,其各庵观, 其粮田多则数十亩,少一二亩。不数代后,有舍田土不肖之子 孙,侵占以为口腹;不法之僧徒,赖此善缘为引异僧占倍,倍 占僧难以枚举。兹本府莅任铜郡,有任僧纲之职建月禀,查乾 降三十一年巡道司行禁例一条,内开应请旨饬部,通省无论有 凭无凭,年远年近,所有檀越山主,一概革除,勒石寺门,永 远遵守。此条虽有关考试一端也等谱,查寺门捐助资产于廣•院, 本属乐施’何得竟将檀越名色侵渔霸占,滋生讼端。地方官如 遇此等讼案’即应随时断结’以息纷争’应如该学政所请’通行出示晓请。檀越名色’不许借有私据,争夺讦砦。其士民之 土田建修之寺庙’但许僧尼道士经管,不准施助人等,擅自售 卖。自禁之后’如有犯案到官者,准该地方官随时酌办,按例 惩处’仍行勒石示禁可也。本府查案无异,除批僧钢司请赏牌 文’颁行各寺’应如所请’前善之端’饬僧勒石永古耳’故序。 光绪七年住持心常重修漆院,被土恶等劫抢,具控铜仁府’蒙钦加盐运使即补道特授铜仁府正堂加十级纪录二十次王为示禁事照得凯王洞朝阳山住持僧心常具禀’李连拐子等纠众籍抢 等情一案,当经提集两造人等到府质讯。因僧心常修理庵院, 杀猪酬劳工匠,李连拐子等诈称施主,籍端枪夺猪肉钱物,以 致僧心常具控前情。除将李连拐子等押追惩办外,合行示禁。 为此示仰该处居民人等知悉,尔等务须各安本分,不准诈冒混 入该庵,榼索滋事。倘敢故违,许该庵僧人指名具禀,或投鸣团约捆送,尔时尽法惩治,噬脐无及。各凛遵毋违,特示。

责任编辑:符迪

相关热词搜索:梵净山 朝阳寺碑

上一篇:敕赐梵净山重建金顶序
下一篇:明然和尚墓塔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