牂牁江与夜郎国
2014-07-08 14:53:10   来源:梵净山旅游网   

“牂牁”这个词,词书里的解释是:“系船之木桩也。”

贵州这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有条江叫做牂牁江,因牂牁江而得名的一个国叫牂牁国已是不争的事实,贵州便与“牂牁”结下了不解之缘。

(一) 牂牁江多种说法

由于明清以前的典籍对贵州历史的记录过于粗略,而明清以来的史料对牂牁江记载又其说不一,因而人们对牂牁江究竟指现在的哪条江流取舍难定。面对各说各有理的主张,往往令人疑惑不解,莫衷一是。据民国《贵州通志•前事志》所胪列,重要的主张有蒙江说、都江说、广西右江说、盘江说、乌江说。其中,哪一种说法最符合《史记•西南夷列传》中的情况呢?由于认识的偏差导致了对夜郎国研究的南辕北辙,可谓是:差之毫厘失之千里。牂牁江究竟是现在的哪条江就成为我们研究夜郎国的关键所在。

蒙江说的提出,是明万历间贵州巡抚郭子章所著的《黔记》。郭氏在书中说:“定番(即惠水)有牂牁江”,万历进士、四川按察使曹学佺的《贵州名胜志•定番州》也说:“牂牁江,在州城南”。郭、曹所指的定番州之牂牁江,即晚清贵州著名学者莫与俦《都匀府南齐以上地理考》所说的“汉豚水即今之蒙江”,夏文炳《定番州志》所称的牂牁江即今城北中场河(即今涟江),依此,则牂牁江在今黔南州惠水。考其惠水之说,与《史记》:“夜郎者,临牂牁江,江广百余步,足以行船”相差甚远,涟江是不能行船的。

蒙江又名都柳江,格凸河南流至罗甸边阳与涟江会,称为蒙江,南流到罗甸八茂汇入红水河。蒙江虽属于珠江水系的江流,也可以通达番禺,但涟江多为伏流,格凸河两岸陡峻,水流湍急,更难行船。正如张澍《续黔书》所言“蒙潭,涓滴流也”,所以不是牂牁江。

持都江说的人较多。乾隆间的贵州巡抚、云贵总督爱必达在《黔南识略》称“都柳江即古之豚水,又曰遯”,艾凤嵓《独山州志•古迹》亦说“遯水在三脚屯江(今都柳江)”,清道光年间的贵州按察使吴振棫《黔语》亦云:“遯江,今都江也”。近人胡翯《牂牁丛考》云:“牂牁江者,即今贵州三合县(今三都)之都江”。此江虽属珠江水系,但处于今湘黔桂交接处,与蜀贾窃市、汉武发兵等史实涉及的方位不合。查古州一带,元时尚未设行政建置,清初还称为“生界”,而秦汉时牂牁江流域已置县设官,因而都江虽然可以几经转折通往番禺,但很明显也不是《史记》所言的牂牁江。

广西右江说,见于明高辑的《三江源流考略》和清周作楫主修的《贵阳府志》。高氏说:“牂牁江,源出云南土富州,入四川境,到剥塞市合泗城江,下四州、奉仪,至合江镇与交趾江合”,《贵阳府志》亦云:“郁水为今西洋江”。高辑说的牂牁江,明代称为楠水溪,现称为谷拉河。该水发源于今富宁城东,到现在滇桂边界的剥隘(即剥塞)会入右江(即泗城江)。《贵阳府志》所称的西洋江,源于今滇东南砚山、广南间,东流至今广西田林西,与源于今广西林东之驮娘江会,称右江。两书均主张今广西右江为牂牁江。广西右江的江源西洋江、驮娘江,虽与夜郎所临之牂牁江相近,但源流各异,各自为一水流。右江上游的百色地区,近年来考古学家对西林普驮屯发现的铜棺葬及铜鼓套葬墓出土的器物进行研究后,认定该地区属句町王国属地,不是夜郎王国属地,所以右江也不是牂牁江。今广西右江,据《中国历史地图集》所记,明代称南盘江,因而有人以至于把它同今滇黔边地的南盘江相混。

盘江说。盘江分为北盘江和南盘江,对于盘江中的哪一支属于牂牁江,又有不同的看法。赵我轩《滇南水道提纲》认为指处于滇黔南界的八达河,即陈澧《西南水道考》所说的“温水为南盘江”;清道光年间邹汉勋主纂的《大定府志》以红水江为牂牁江,认为“今红水江在册亨地可以行船,通番禺,是其证矣”;陈澧《西南水道考》以今北盘江为牂牁江,即汪士铎《水经图注》所说的“牂牁江即豚水,则北盘江矣”;明万历年间郑旼《牂牁江解》则直接把南北盘江合称为牂牁江,即任可澄《且同亭集•牂牁江考正》所言的“牂牁江者,南北盘江之总称”。对此,民国《贵州通志•舆地志》折衷说:“牂牁江之名,属之广仅百步之盘江(即红水江)也可,属之广及数里之番禺江(即盘江)也可,属之近为北盘之豚水(即北盘江)也可,属之远为南盘之温水(即南盘江)也亦无不可。

盘江分为东西两支,并且又都发源于今云南宣威境内。东面一支,又有南北二源。在南的称革香河,在北的称可渡河,在今云南宣威、贵州水城间合流,入贵州境经今晴隆、贞丰等县,称北盘江;西面一支,于宣威南部发源后,西南流经今曲靖、陆良、宜良,又南流经澄江、弥勒至开远,称南盘江;在贵州望谟县蔗香村与北盘江汇合,至广西象州县石龙镇三江口,即为红水河。红水河全长659公里。红水河上游流经滇东喀斯特高原,中游坡降大,滩多流急,河床切割深,以峡谷为主,两岸常见峰丛洼地、峰丛谷地、深竖井、落水洞、瀑布、漏斗,沿河常有暗河、伏流汇入,主要险滩有50余处,全长659公里天然落差就达762米,如果加上贵州境内的北盘江,落差就达1000米以上,现贞丰县白层镇以下为古代水上货运通道(确实可以通航,但航道极其险峻),汇珠江,达番禺(广州),归南海。

但是要注意的是,北盘江全长800多里,能通航的白层距离安顺有350里路,北盘江通航处不足100里,而其余700多里是不能通航的。

公元前135年唐蒙出使南越,在广东番禺得吃到汉朝禁止蜀地出国的枸酱时,问南越番禺人,汉朝的枸酱从何而来?(回)曰:“道西北牂牁江,江广数里,出番禺城下。”这是文献中第一层史料中的两句对话,然而这两句两千多年前的对话,到了公元1841年,被人们称为“西南巨儒”的郑珍、莫友芝认为:安顺就是夜郎国的中心,而在夜郎国境内的 “道西北牂牁江,出番禺城下”的江,就只有在安顺以西的北盘江(距离能通航处有350里)了。在郑莫二氏定安顺为夜郎的国境内,就只有北盘江之水才是与珠江番禺城相通的。于是“道西北牂牁江”就被郑莫二位先学“定北盘江为牂牁江”。

对此,铜仁学院乌江文化产业研究院田维华先生以大量的史实,一针见血地指出郑莫之误解,使我们对牂牁江的认识有一个耳目一新的感觉:“道西北牂牁江”这是一段以倒装句为主,易于曲解的文言文,如果解读不好,就易入误区。“道西北牂牁江”即“牂牁江的西北道”,指的是牂牁江的西北面的北盘江的江水经红水河,可通珠江广东的番禺城下。

这是多么大的误解啊,由此也导致现在持盘江说的成为当今贵州史学界的主流,认为北盘江就是牂牁江,以至于把安顺宁谷定为两千余年前夜郎国的国都。千百年来养育黔中大地各族人民的贵州的母亲河——千里大乌江被他们放弃了。

《三国志•蜀志•费诗传》载:“蜀后主建兴三年(225年),马忠破牂牁,诛牂牁太守朱褒。李恢自平夷至益州大破之,追奔逐北,南至盘江,东接牂牁,与亮声势相接。”从《三国志•蜀志》的这段文献中,我们可以非常清楚的看到,在诸葛亮征南中境内,盘江与牂牁江各是一条江。

(二) 牂牁江就是乌江

《贵州通志•前事志》卷一47页载:“古牂牁郡城,《华阳国志》曰:牂牁郡上当天井,故多雨潦。今有古城在郡西,即汉未伏之时所保于此。”

《贵州通志》:“牂牁故墟,在今思南府西,即思南府亲辖地” (《贵州通志•前事志卷一222页载》)说明了思南是 “牂牁郡,临牂牁江,江广百余步,足以行船”的“古牂牁郡城”。

明嘉靖年间思南知府洪价的《思南府志•古迹》说:“古牂牁郡城,《一统志》云在府治西。”

万历末年浙江宁海人王士性的《黔志》说:“思南府西有古牂牁都城”。

《大明一统志》史云:“思南,古牂牁郡城,在府治西,汉为牂牁郡。”

《纪要》:“思南府境,隋牂牁境地;思南府西,为牂牁郡。”

《通典》:“牂牁巨帅姓谢氏为本土牧守”于思南。

《唐书》史道思南为“当牂牁要路,控夷咽喉之墟。”

《唐史》史称思南为:“牂牁,武德中改牂州,寻改牁州。”

《五代》史云思南为:“牂牁羁縻州。”

《贵州通志》史云:“牂牁故墟,在今思南府西,即思南府亲辖地”。

清朝初年田雯,山东人,生于1635年,康熙三年(1664)进士,授秘书院中书,累迁户部主事、工部郎中、江南学政、湖广督道、江苏巡抚,后又调任贵州巡抚时,他在所编著《黔书》中说:“牂牁江即今日之乌江,汉牂牁守陈立据思邛,诏夜郎王将兵破之。牂牁旧治既在思南,则牂牁江宜在思南。”

清嘉庆年间进士张澍的《续黔书》也称:“牂牁江即乌江西无疑”。张澍在其中赋诗道:“南来步战楚庄蹻,水下牂牁起怒涛”。

有史可见,“牂牁江”,原来就是《三国志•蜀志》上陈述南中境内一条二千余里“东接牂牁”的乌江。《史记》、《汉书》、《后汉书》、《华阳国志》、《三国志•蜀志》的历史文献,以及《纪要》、《唐书》、《唐史》、《大明一统志》、《思南府志》、《黔书》、《续黔书》的历史学家们的考证“乌江即牂牁江,思南为牂牁治”的地理位置,才是翔实二千六百六十年前,代表濮族集团的牂牁国国王于公元前651年,前往中原河南参加“齐为葵丘之会”出使路线的发祥地。

(三) 牂牁国

关于牂牁古国历史,只有以下线索:

《管子•小匡》:“葵秋之会,天子使大夫宰孔胙于桓公……桓公曰:

余乘车之会三,兵车之会六,九合诸候,一匡天下……南至吴、越、巴、牂牁……莫违寡人之命。”

这段文字也是较早时期的古典文献,具有文献证据价值。不仅具有文献价值,而且是关于牂牁古国的最早和最重要的记录。这段文字至少可以说明两点:一是牂牁既然与吴、越、巴并列,无疑是当时的方国之一;同时,吴、越、巴都是南夷地区的国家,牂牁既然与巴国列在一起,又显然是它的近邻。

兴于春秋,亡于战国的牂牁国,是贵州历史上的悬案之一。历经几代学人的探讨,现在它的面目开始变得有些清晰起来。眼下较多的人认为,牂牁是春秋时期南方一个较大的古国,范围大致包括整个乌江流域及贵州全省。牂牁国的名称与牂牁江(即今乌江),有密切的因果互动关系。在牂牁国与牂牁江的关系上,应先有牂牁江,其后当地土地著民族建立方国,因江得名,故称为牂牁国。既然牂牁江就是乌江,那么,二千余里乌江中段的思南就是牂牁国的郡城。

公元前1046年由牂牁江濮人族部参加周武王灭商纣王的牧野之战,以濮族人为主体创建的牂牁国,开启了乌江流域(古称牂牁江)人类历史的新纪元。

借助中原战乱不休的形势,牂牁国不断向四周拓展势力,逐渐强盛起来,一度掩据贵州自西北到东南近二千余里的辽阔地区,成为名副其实雄霸一方的大国。以至齐桓公称霸时,能与南方诸国并肩参与中原事务。可见牂牁国势力 的强大。

春秋之后,牂牁国力衰微,被新兴的夜郎取领其地,失势的牂牁国君被降削到夜郎旁小邑居住,此后,作为方国的牂牁便不复存在。

牂牁国存在历西周经春秋数百余年,它却是贵州历史发展进程中不可忽视的一个重要阶段。

二 夜郎国的兴亡

(一)夜郎国的中心在思南

在前面,我们已经理顺了牂牁江就是乌江这一历史脉络,那么从“夜郎者,临牂柯江,江广百余步,足以行船。”可知夜郎国中心很显然就在乌江河畔了。且看:

古人测步为双腿各迈一次为一步,只迈单腿的叫跬。常人一步大致1.5米,由“江广百余步”可知,牂牁江宽大致150米以上,与现今思南城区乌江的宽度十分吻合。千百年来,贵州大部分的食盐和商品都经由此地舶来,思南一直是二千里乌江中游最重要港口和商品集散地。

夜郎的地域辽阔,它的都城设立应该是很讲究的,而思南正处于牂牁江畔夜郎与中原搭界的重镇,是中原经水路通向夜郎腹地的重要之地,立足夜郎,背靠中原,“进可以攻,退可以守”的牂牁江畔的思南,正是理想的都城。丰富多彩的夜郎文化与外来的中原文化在这里水乳交融。

夜郎之名第一次问世,大约是在战国时期,楚襄王(公元前298年一前262年)派“将军庄蹻溯沅水,出且兰(今贵州福泉县),以伐夜郎王”,“且兰既克,夜郎又降(常璩《华阳国志•南中志》)。这时,人们方知西南有一夜郎国。

《史记》中描述夜郎王“汉孰与我大?”其实,夜郎并非自大,历史上的“夜郎国”曾是一个国富兵强的泱泱大国。在司马迁的《史记•西南夷志》中记载:“西南夷君长以什数,夜郎最大。” 夜郎文化便是西南古老民族文化的代表。

春秋未战国初期,牂牁国衰落。牂牁江另一支濮人部落占领了牂牁中心直属领土,定国号为夜郎。夜郎君长迅速扩张势力,东南降服毋敛国(今独山、荔波),西南降服漏卧国,西边征服了莫(今威宁南部)与同立(今云南、广西小部分地方)等小国,北面征服了蹩国(绥阳、遵义、桐梓)、习国(今习水)、蜀国东南的牂牁国、巴国南境(今正安、道真等地)。形成了“东接交趾,西有滇国,北有邛都国”的战国时期占现贵州全境,云南省、湖南、广西、广东、四川的一小部分地方,独立于西南的大夜郎国。
濮人聚居的地区盛产雄黄、雌黄、茶叶、石蜡、丹砂(朱砂)和水银。现今这些矿物在这里还全国闻名(思南和印江产雄黄、雌黄、茶叶石蜡,务川和铜仁产朱砂,都有几千年历史),古代帝王将相特别钟爱此物, 濮人曾以之向中原王朝进贡。

《史记•西南夷列传》又载:

建元六年,大行王恢击东越,东越杀王郢以报。恢因兵威使番阳令唐蒙风指,晓南越。南越食蒙蜀枸酱,蒙问所从来,曰“道西北牂柯,牂柯江广数里,出番禺城下”。蒙归至长安,问蜀贾人,贾人曰:“独蜀出枸酱,多持窃出市夜郎。夜郎者,临牂柯江,江广百余步,足以行船。南越以财物役属夜郎,西至同师,然亦不能臣使也。”蒙乃上书说上曰:“南越王黄屋左纛,地东西万余里,名为外臣,实一州主也。今以长沙、豫章往,水道多绝,难行。窃闻夜郎所有精兵,可是十余万,浮船牂柯江,出其不意,此制越一奇也。诚以汉之强,巴蜀之饶,通夜郎道,为置吏,易甚。”上许之。乃拜蒙为郎中将,将千人,食重万余人,从巴蜀筰关入,遂见夜郎侯多同。蒙厚赐,喻以威德,约为置吏,使其子为令。夜郎旁小邑皆贪汉缯帛,以为汉道险,终不能有也,乃且听蒙约。还报,乃以为犍为郡。发巴蜀卒治道,自僰道指牂柯江。蜀人司马相如亦言西夷邛、筰可置郡。

大约战国时代,夜郎已是雄踞西南的大国。汉武帝时,唐蒙奉命于公元前135年出使南越国,了解到夜郎位于巴蜀通往南越的要道上,有便捷的水路可通抵南越的都邑,便向朝廷建议开发西南夷,依靠巴蜀的富裕、夜郎的水路和精兵,有效控制南越的分裂变乱。汉武帝采纳了他的建议,在夜郎地区设置郡县,将夜郎划入版图。公元前111年,夜郎派兵协同征伐南越反叛,遣使入朝,汉王朝授予夜郎王金印。

思南以及周边的很多文物可以佐证:

明嘉靖《思南府志•拾遗》:“弘治初年,有渔人于地名暮溪得一铜钟,约围四尺,柄有孔可贯如锋状,四面告有乳数十,乳各长寸余,叩之音有清浊,重可百余斤,类南和钟之制,篆文莫识……”

1996年12月在正安务本堂附近大城寺出土蟠螭纹青铜甬钟,为春秋晚期至战国时代宫廷乐器。该钟为直甬式,通高70厘米,肩长30×宽23厘米,鉴口长34厘米,宽26.3厘米,重47.5市斤。证部左右有对称的三排枚,每枚高4.3厘米,整个钟体共36枚。鼓部饰变形皤螃纹,篆部饰羽状纹。现存贵州省博物馆。

明代思南记载出土的青铜甬钟与1996年正安出土的青铜甬钟形制相当,属于同一时期同一地域的文物。青铜甬钟为远古祭祀乐器,不同规格反映不同等级,今各地出土编钟高度多在20--50厘米。高度70厘米的周代青铜甬钟规格极高,当属贵州省之重宝。

当代在沿河洪渡河与芙蓉江一带还发现青铜鼎、蒜头壶、錞于、鍪、提梁壶、青铜箭簇、铜铣、五株钱等大量文物。这些文物的年代,经鉴定都在周朝和汉朝之间,有的中原地区至今尚无发现。

2007年发现的德江县中寨古城遗址,目前暂定为唐代扶阳古城遗址。该遗址中有不同时代的文物,而从图片上看那个青黑朴拙的石狮明显应该是汉代以前的文物。这一带在春秋战国时代应该是鳖国和夜郎国早期设置于乌江东段的一个重镇。

1972年思南城南修建造船厂时,挖掘出一个“万人坑”,遗骨栩栩如生,男女老幼都有,有的妇女手中还搂着孩子。如果有关部门当时能作C14鉴定就好了。

2012年印江县新寨乡(距思南和印江各20里)的一座荒山上,当地居民发现一处有人类活动遗迹两条长约3千米的“城墙”,两堵相隔七八米左右的城墙厚度都有0.5米左右,与周围的悬崖峭壁连在一起围在半山腰。这些城墙与山上的悬崖峭壁形成一道屏障,具备一定的防御能力,初步考证城墙可能是古代的军事设施,城墙里应该是一座墓穴,而墓主人有很可能是夜郎国国王,目前贵州省文物局正在发掘。

(二)小夜郎

近现代多数人认为,夜郎国的地域,主要在今贵州以盘江为中心的西部,可能还包括云南东北、四川南部及广西西北部的一些地区。虽然在赫章、安顺周边发现了一些古墓和遗址,但这都是比较片面的,这里只不过是以彝族(濮人的一支)为主体夜郎的一部分,我们暂且把她定为小夜郎。

古彝文《指路经》:“邛都国为甥所居在左,夜郎国在右,且同亭为国都”。又“祖母住靡莫,父住螳螂地,孙住夜郎国。撑天立地建国家,多同天生子,管诸多小王国,管天又管地”。说明彝部是夜郎的一部分。

在中原文献里,兴就是末代夜郎王。在彝族文献里,兴和苏阿纳属于同一个历史阶段。这反映:夜郎王多同以前很长时期至多同时代,彝部都由牂牁夜郎王统属。《史记》所记夜郎以西靡莫之族其实也是以彝部为大,西汉时代汉武帝扶持滇国为大,以分化西南夷,所以有“滇,小邑,最宠焉”一句。在夜郎强盛时代,邛都国、滇国一带都属于广义的夜郎彝部,《后汉书》记载夜郎“东接交趾,西有滇国,北有邛都国”,而不说“西连滇国,北临邛都”,就是这个原因。

夜郎王兴的妻父翁指就是彝部夜郎的首领,以至于兴被牂牁郡太守陈立兴兵讨伐杀了夜郎王兴于思邛后,兴的妻父翁指与兴子邪务迫胁二十二邑反叛。

总之,“夜郎”一词的本义是“团结的多同”。夜郎人就讲究民族团结与融合,是为真夜郎之风采。她不属于今之哪一个少数民族。她的一枝曾远播于中原,影响了中华文明。

(三)夜郎国的军事要地——思邛(今印江)

《华阳国志》云:“楚顷襄王二十年(公元前279年),使将军庄蹻溯沅水出且兰(今福泉)伐夜郎,且兰既克,夜郎又降,秦夺楚黔中地,无路得返,遂留王滇池。”

《史记•西南夷列传》中说的“窃闻夜郎所有精兵,可是十余万”,既然夜郎兵有这么庞大的队伍,需要一个广阔的领域来支持。牂牁江畔的夜郎国虽然 是山区,但周边也有相当多的坝子,思邛县就是其中最重要的坝子之一,沿邛江而下20多里直通乌江,县境有思邛山(梵净山),是与锦州的天然屏障,既可保卫都城,又可隐蔽和储存兵力,为战略要地。末代夜郎王兴就被诛杀于此。印江县的天堂镇古为牂牁郡天堂哨(有出土碑文记载)。
随着对郎溪至木黄一代古思王县遗址和古战场的考古发掘,加上对新寨遗址的认定,必将会找到更多的夜郎国的历史遗迹。

(四)夜郎国的灭亡

夜郎灭国于西汉末期,汉成帝河平年时(公元前28—25年),夜郎与南方小国发生争斗,不服从朝廷调解。汉廷新上任的牂牁郡守陈立深入夜郎腹地思邛(今印江),见夜郎兴不服统治,是在建立独立王国,便领数千州兵前来围攻,兵临城下,夜郎兴在思邛县侯劝解下,便领数十人会见陈立,陈责其为“叛逆”,令在旁将军将其拿下斩首示众。据说邛水河各洞寨土民悲恸不已,痛哭良宵,杀牛宰羊祭奠七天七夜。

末代夜郎王兴被诛后,他的儿子邪务先迁徙于北面的“溱溪”,后又到夜郎西南部边陲之“可乐”,建立起新的夜郎国(即今安顺地区大部、六盘水地区东部一带),亦是彝部夜郎国地带。这是末代夜郎王子“邪务”依附其外公“翁指”对汉朝作最后抗争的地方。后来,翁指与邪务迫胁二十二邑反叛,被其部众“共斩翁指,持首出降”。这样,陈立机智地平定了兴的臣属及附属部落的叛乱,夜郎彻底消亡。从此后,夜郎国不再见于史籍。

以后出现的以“夜郎”甚至“夜郎国”命名的郡县有桐梓、晃县(湖南新晃)、松坎(重庆一镇)、正安等,已经是大夜郎国灭亡以后的事了。

责任编辑:匡奇燃

相关热词搜索:夜郎国 思南

上一篇:【梵净天下灵】敬畏与虔诚
下一篇:牂牁江即今日之乌江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