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仁石阡苔茶钾天下!
2018-06-21 16:50:13   来源:梵净山旅游网   

 

石阡苔茶

每一次喝石阡苔茶,我都有珍惜和感恩之情,每一粒芽头,都是生命涌动、不懈奋争的结果;每一粒芽头,都是繁复劳作的结果。那一缕香味,诉说着生命的妙不可言。

黔茶之母

茶树起源于第三纪,从地球史发展看,贵州正是三叠纪时期上升形成的古陆,贵州高原恰恰是全球三叠纪岩溶最完整、最丰富、最集中的地区,喀斯特地貌如此千姿百态,是我国南方诸多茶区所不能比拟的,在这古老的生态良好的带酸性的岩溶地层,分布着无数的高大野生茶树。

苔茶是茶树品种和产品品牌的统称,因其树叶粗厚,茎苔嫩长,又称苔子茶。母树属古茶树系列,是中国屈指可数的茶树良种,是发展茶产业的战略品种,为国家地理标志产品。被人誉为“黔茶之母”和“品牌中的品牌”。

▲石阡苔茶”是国内少有的茶树良种,抗逆性、适应性、产量、品质都比外地品种要胜几筹,而且栗香持久,滋味醇厚,色泽绿润,汤色黄绿明亮,叶底鲜活匀整。

西子湖畔的选择

去杭州找寻龙井的踪迹,不能错过的就是龙井那十八棵母树。这十八棵母树已经有些年头了,据说其它龙井都是从这些母树上剪枝培育而成的。这十八棵茶树,就是龙井茶的始祖,后来,因为乾隆赐封这十八棵茶树为“御茶树”而闻名天下。

▲浙江省的新昌县和杭州梅家坞一带,就种有4万余亩石阡苔茶。自然而然,石阡苔茶就成了制作龙井茶的上好原料。每年春天,大多数江浙民众都会买上二两龙井茶来尝一口鲜,看着浮浮沉沉的芽头,抿上一小口,口齿间瞬间被茶香溢满,从冬天到春天,残留在身体里的寒意便会消失不见,绿意萌动,春掠过云贵,拂至江南。

​石阡苔茶作为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和茶叶发展战略性品种。经过多次的传播引种,已遍及省内外,浙江省的新昌县和杭州梅家坞一带,就种有4万余亩石阡苔茶。自然而然,石阡苔茶就成了制作龙井茶的上好原料。

每年春天,大多数江浙民众都会买上二两龙井茶来尝一口鲜,看着浮浮沉沉的芽头,抿上一小口,口齿间瞬间被茶香溢满,从冬天到春天,残留在身体里的寒意便会消失不见,绿意萌动,春掠过云贵,拂至江南。

山一程 水一程

高山云雾出好茶,似乎产好茶的地方都一定要有山,石阡的山,如诗,如梦,如歌,如画。人们常说,山不在高,有仙则灵,偏偏这里有座佛顶山,既高又灵。虽不及百里之外梵净山名气大,但1869.3米的海拔高度,完整的亚热带生态系统和黔东佛教圣地的深厚底蕴,还是让它在多山的西部仍显得卓尔不群。行走在佛顶山,远远望去,白色的云浓得化不开,向着云的方向走,空气会变得潮润,异常新鲜,植物青翠欲滴,每一片叶子都像被云濡湿了一般。站在路边看风景,明朗与缥缈同在,那是一种干净而纯粹的美。在山顶远眺,可见峰峦叠嶂、云雾缭绕;俯瞰足下,深壑峡谷,山岚弥漫,好一派人间仙景。

水为茶之母,在石阡,大大小小河流竟达117条,尤其地热资源丰富,出露点多,全国少有。难怪有“中国温泉之乡”、“中国矿泉水之乡”的美名。

最美茶乡龙塘镇驻地就有迎仙峰,峰下有泉,泉水涌出就地成塘,龙塘以此得名。县城的龙川河像一条绿色的玉带,碧波荡漾,清澈见底,自南而北,穿城而过,将古城一分为二。小城与山水相映成趣,地热水从龙川河东岸松明山麓石隙中涌出,澈若明镜、久晴不涸、久雨不涨、四时如一,宛如现代版的“城在山中,水在城中,人在景中”的清明上河图。

▲色泽嫩绿鲜润的苔茶只要遇上滚烫的水,它都能释放出自己独特的气息,让每一个口腔久久难忘。尝一口石阡苔茶,仿佛能感知桃源深处“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的空灵。

石阡苔茶“钾”天下

行走在贵州境内的高速公路上,经常会看到石阡苔茶的宣传广告牌,无一例外全部打上“石阡苔茶钾天下”的广告语,每当广告进入视线,总会联想“桂林山水甲天下”这一定格在每个中国人脑海里面的赞美语,不得不佩服策划人的精明。

石阡苔茶富含钾、锌、硒等对人体有益的微量元素,长期以来就有“石阡苔茶钾天下”的说法,“钾”是人体重要的阳离子之一,人体缺钾可引起神经肌肉、消化、心血管、泌尿,中枢神经等系统功能性或病理性病变。石阡苔茶高达46%以上的水浸出物能将这些可溶的有益元素,在冲泡时溶入茶汤中,通过品饮即可被人体吸收。因而民间流行“常饮石阡苔茶,能帮劳工解乏祛困,可助文人兴思想句”。难怪,茶界泰斗张天福老人在102岁高龄时在喝完石阡苔茶后欣然写下了“石阡苔茶钾天下”。



▲茶学界泰斗、百岁老人张天福要为石阡苔茶题钾天下的词。

罐罐茶

石阡乡间仡佬族,侗族,土家族等少数民族占了大多数,在这片青山绿水间他们和睦相处。茶圣陆羽在茶经中记录“古人吃茶,伐而掇之”就像平时吃饭一样,行走在石阡乡间,你会在无意间看到在田间地头劳作的姑娘小伙直接从路边摘几片茶叶放进嘴里嚼食。一是直接品尝茶味,二是用它来生津解渴。

石阡农村喜欢吃罐罐茶,现在年青人大多进城打工去了,留守在家里的主要是老人和孩子。每到冬天,老人们脚下都有一个小火炉,火炉旁放着一个土陶瓷罐,原来老人们常用土陶瓷罐煨茶,喜爱喝茶是石阡人独特的生活习惯,无论走到哪里,家家户户都可以看到一个土罐子,每当来人来客的时候,主人就会先将土陶煨罐放在火上烤烫,抓一把茶叶放进去,边抖边炒,炒得茶叶发黃,再把烧开的水倒入土陶煨罐,嗤地一声,茶香扑鼻而来,然后慢慢地将茶汤倒入土陶碗中,在满屋茶香中淡然地享受这岁月流转,暮色炊烟。

▲每到冬天,老人们脚下都有一个小火炉,火炉旁放着一个土陶瓷罐,原来老人们常用土陶瓷罐煨茶,喜爱喝茶的石阡人总是很惬意地在满屋茶香中淡然地享受这岁月流转,暮色炊烟。

边陲小城的福禄寿

相传民间流行着这么一句话:“石阡茶,温泉水,天天喝,百零八。在这个人口仅有46万人的西南边陲小县,80岁以上老人有7608人,而百岁以上老人竟然有45人,是有名的长寿之乡。著名作家贾平凹评价铜仁说“活该是桃园的深处”,这里环境清幽,生活悠闲,看来最是活该。

每年春天清明前夕,明前茶嫩绿拔芽,茶农们便争先恐后采摘加工上好茶品,特别是用开年头锅茶,到处邀请亲朋好友到家里来吃“茶刨汤”,欣赏“茶祭祀。茶农将最先首采下来的茶青下热锅,用煸、炒、焙、烘、抓、抖、搭、拓、拍、捺、摊、甩、磨、揉、压等全程表演给亲朋好友观看,完后杀猪宰羊,请来法师展开“茶祭祀”,以祈求一年四季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 “石阡茶,温泉水,天天喝,百零八。在这个人口仅有46万人的西南边陲小县,80岁以上老人有7608人,而百岁以上老人竟然有45人,是有名的长寿之乡。著名作家贾平凹评价铜仁说“活该是桃园的深处”,这里环境清幽,生活悠闲,看来最是活该。

人们常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佛顶山上、温泉池边,仡佬族、侗族、土家族的山寨就散落其间,比如说尧上、楼上古寨,千百年的风霜为古老的寨子平添了祥和的色彩,你会驻足停留,感动于人类的坚韧与智慧,遥想那一栋栋古楼老宅里发生过什么故事。春天行走在乡间,晨雾如一层层薄薄的轻纱飘在山间田野,雾下丛丛茂密的茶树争相吐故纳新,长出一颗颗青翠欲滴的新芽,让人心旷神怡。走村窜寨,常常见到一些精神矍铄的老人,坐在家门口悠闲地抽着叶子烟,看到陌生人会打招呼,邀请你进屋去喝茶。让客人受一回“贡品苔茶醉一回,烦恼尽除不思归”。每年采茶时节,在茶山上你会惊奇地发现八九十岁的老人依然背着茶篓上山采茶,劳作成为他们重要的部分,星星点点的百岁老人采茶,定格成这长寿之乡茶山上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石阡茶灯是一种民间戏曲形式,属非文化遗产,曾把它视为贵州东路花灯的重要支系,在石阡繁衍生息流传至今已有三百多年的历史,活跃在春节元宵期间。以“采茶”、“制茶”为主题,兼以反映旧社会各阶层人物渴望自由、追求社会快速发展的开放心理,综合佛道民间信仰,以及由此所衍生的仪式、工艺、表演技巧、念诵、唱腔等行为方式,具有丰富的历史信息及独特的人类学价值。

茶已溶入了石阡人生活的方方面面,这里的茶,以叶为形、以水为神、以舞为韵、以静为道。罐罐茶,油茶稀饭,茶灯、木偶戏、毛龙灯,将茶的物质和精神演绎得淋漓尽致。 

茶农们唱茶、说茶,既在说茶事,也是在说生活、品人生。在嘻笑打闹中,将茶生活过得有滋有味。在田间地头吹奏的树叶,在茶园深处响起的情歌,悦耳动人的声音犹如天籁,不仅传递了感情,同时也传达出人们对幸福生活的理解与向往。(文/吴枫)

文章来源:《春晖视界》《舌尖上的黔茶》

相关热词搜索:铜仁 天下 石阡苔

上一篇:松桃县:野鸭产品获欧盟有机转换认证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