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智:梵净山中好参禅
2018-07-13 15:33:55   来源:铜仁日报   

梵净山中好参禅

文|源智

这是我第三次到梵净山了。前两次到梵净山都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第一次见识了梵净山的神秘,为她的雄浑惊叹不已;第二次是带着毛毯去的,在山上住了一宿,除了得到一章散文诗外,还捞了满身的雾气,满怀的惆怅。这一次,会有些什么收获呢?

这一次是因为我撰写了几篇有关佛教的论文,有幸被邀参加了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2013年年会中国梵净山生态文明与佛教文化论坛会议,来到梵净山的。那是7月20日,正是酷夏,但是进了梵净山就感觉不到夏天的气息,只感觉分外的凉爽。

龙泉寺

看看参加这次论坛的百余人名单,除了二十余家境内外媒体外,几乎都是些“大人物”,有老挝、尼泊尔、缅甸、柬埔寨等国家的大使,有原国务委员和外交部副部长等,有省地领导,有佛教协会领导及台湾澳门等各地的高僧大德,有省内外知名专家学者。而我,是唯一的一名居士,是唯一的“小人物”。可我并没有小人物的惶恐和卑微,我只以平常心注视着我身边的大人物们,突然间觉得原来我与大人物一样,都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都是宇宙中的一粒微尘。在这平常心之外还暗藏了一份喜悦,就是因为我又来到了梵净山。

论坛会场

与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圣辉大和尚合影

参加论坛的人员分别住宿在龙泉圣景怡心苑和栖溪度假酒店。据说,住在龙泉的是吃素的住在栖溪的是吃荤的。我是住在龙泉的。一开始以为圣景二字有误,应该是胜景或者圣境或者盛景或者胜境。但仔细一想,也就释然了:世事本无所谓正误,一个名字,无非一个代号,有了它,被人记住了,它就是正确的了,若干年后,时过境迁,也就被人遗忘了,就如生活中许许多多曾经风光一时的那些人的名字一样。

怡心苑的素食味道极佳。但我却对用豆腐蘑菇萝卜面粉等等做成的鸡鸭鱼肉形状的素食不解。既然宣称吃的是素食,有什么必要把他们做成一个个生命的形象呢?我只能理解为这还是一种想吃荤食的执着和欲望。想吃荤食而不能或者不得,就将素食做成荤食的形状来代替了。殊不知一切都因心而起,你觉得自己吃的是鸡鸭鱼肉,那它就是鸡鸭鱼肉了,你吃的哪里又还是素食呢!

论坛的组织管理工作很是到位,开幕式、论坛甚至饭桌上,每个人的位子上都放置着写着自己名字的牌子,每个人都必须找到自己的名字就座。这给我一个启示:生活中,我们每个人也必须清醒地找到自己的位置,否则,你就不能从容地吃上你那一碗饭。不过反过来想想,那块牌子就真的那么重要吗?许许多多的没有一块像模像样的牌子的人,谁又能剥夺他们生活的权利呢!

在这次论坛上,我有幸见到了刘先和先生。这是一个令我敬佩的人。那晚上我叩开了他的宿舍门——若在以前我绝不会。我认识他的时候,他正被人呼拥着,而我只是一个失意的草民。虽然我相信他不会用高高在上的眼光看我,可我天生对官员有一种排斥心理,无形中就与当官的有了一种鸿沟。现在,刘先和没有了官员的光环,我觉得与他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许多。这时候我才能仔细地端详他,发现他原来也是一个和蔼可亲的平常人。

 

对佛充满虔诚的刘先和夫妻

和刘先和先生以红云金顶为背景留影

论坛结束后我们上梵净山去考察。一路上,蝉不断的鸣奏着,宣读着世人不解的禅意。倾耳听来,抑扬起伏,优雅缠绵,实在是比闹市里的车笛和喧嚷声动听得多。

每一次到梵净山,我都为黑湾河的水欣然不已。那水不但凉爽,而且清澈透底。明明是亮晶晶的一湾河水,却偏蒙上了一个黑字。难怪红尘里有那若许黑白不分是非不明的事,这佛教名山里不也有这等的冤屈么!幸得这里是弥勒道场,弥勒有容天下难容之肚,也就让这清亮的河水“黑”下去了,嘿嘿。

清澈透底的黑湾河

前两次到梵净山都是一直从山门步行到山脚,再徒步登上九百多级阶梯,到达海拔2494米的梵净山顶的。现在,从山门起有电瓶车开到索道站,游人乘电瓶车到索道站后可乘滑车上山,节省了许多力气,也遗漏了许多风景——人生,总是这样,什么事都不可能两全的。

我们算是特殊的观光者,不用遵守乘电瓶车的规矩,会议的专车一直开到索道站,然后乘滑车上山。在索道上可以观看远方,能看见郁郁葱葱的原始森林,也算是一大收获。下滑车后还要步行一段路程才能到达新老金顶。一路上,有些抬滑竿的人在招徕生意,一问,每抬一人200元,但是没有看见有人乘滑竿,看来也只是在生活中,比如官场,才会有人喜欢和习惯被人抬着。

梵净山索道

广东的如禅大和尚也登上了梵净山

导游小江是我走南闯北看到的众多导游中最沉默寡言的导游了。这让我对她产生了若许好感。夸夸其谈者腹内未必有多少真货。女孩子的矜持犹如梵净山雾中的风景。我甚至不知道她姓什么,也不问。本来么,大家是萍水相逢,恰如宇宙中各自在自己的轨道上运行着的星星,有什么必要了解对方呢!回家后,我要把她的照片发给她,才知道她姓江。

导游小江是我见过的最矜持的导游了

在路旁的树上,挂着许许多多的小牌子,有求子的求福的求财的求寿的还有求官的等等。我想,这些人要么是对自己缺乏自信,要么就是没有能力,于是把心里的愿望寄托在佛菩萨身上了,显得可笑亦可怜。如果给佛菩萨烧几柱香磕几个头就能达到自己的愿望,佛菩萨岂不也是个喜欢受贿的俗人了?凡事皆有因果,福寿是要靠自己去修的,至于其他的身外之物,无非过眼云烟,要它则甚!

据说,相爱的两个人共同挂上这样的一把锁,就可以长久相爱了——这些挂锁的人对自己是多么的不自信啊!

金顶的路比以前宽了,也好走多了。比起以前,现在的金顶之路多了安全,少了刺激。在我看来,梵净山红云金顶高而挺拔,雄傲群峰,上分为二,有她的无与伦比的特色,但是若论险峻,却不如铜仁的莲池庵——中国目前的游览地,怕再找不出第二个如莲池庵一般险异的地势了。

高达百米的红云金顶,一片仙气缭绕

回头看看才知道来路的险峻

上山容易下山难,因为上山时看到头顶,下山时看到的是脚下

金刀峡:燃灯古佛一刀将金顶一劈为二,释迦、弥勒就有了各自的说法

在金顶上,忽听有人喊“佛光”,原来是难得一见的佛光出现了,那时我正在照相,未能见到,于是自我安慰:一切随缘,何需强求。但过一会又听到人喊“佛光”时,我还是跑去看了。于是我知道自己还是不能抵御诱惑,知道了自己还是一个俗人。

著名的蘑菇石。但我看它更像是一个思想深邃的头颅

随大队伍游览绝不是最佳的选择,不能随心所欲的体会大自然的天籁之音,不能静静地与大自然私语。人说,梵净山是充满禅意的,有道是看梵净山有三重境界:先是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再是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最后是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这大概就是最高的禅境了。我说,其实山水都在人的心中,不信你闭上了眼睛看,你就会——看水也是山,看山也是水。

得意什么!不要以为你已经差不多和蘑菇石等高了,那只是角度不同,回过头审视一下,你会发现在大自然面前你永远是那么渺小

若能达到这样的境界,还有什么诱惑不能抵御呢!

作者简介:

源智,本名欧骁,笔名山鬼,不会生活,不会为人,故误入了文学的狭道。初写诗,现攻小说。混了张省作协会员证,印刷了几本羞于见人的文字。创作和生活都不问结局,只要过程。年过不惑却越来越困惑,于是离岗隐居于山野,曾撰“种豆采菊效陶令气节,吟诗著文承鲁公风骨”;“不为五斗米折腰,但凭一支笔吃饭”以自嘲。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梵净山,一个让人遐思神往的人间仙境
下一篇:踏遍青山人未老, 梵净风景独好!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