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遗小故事】梵净山上那道弯
2018-08-28 14:56:00   来源:铜仁日报   

初秋第一场雨霁后的黄昏,在心底深处莫名地荡起一丝涟漪,会让梦境中的梵净山那许安谧、绵长及悠远也顿失宁静。

两年前的事。老想到梵净山上那道湾——一般指坐索道上山到上站房下缆车,然后直奔老金顶去要走一段长长的、弯弯的森林步栈道,故事就发生在那一段妙曼的山弯里。波澜不惊,却充满美好的记忆,是那种柔柔的、暖暖的,一如春风轻轻吹拂般的感受。

2016,梵净山申遗进入第三个年头。我因曾在梵净山下太平镇担任过政府乡镇长的缘故,工作调离后,对梵净山的关注及热情不减。原本与梵净山上一帮抬滑杆的老朋旧友失联多年,突然又联系上了,彼此深交不浅,多有惦记,于是随心之向往,我又上了一回梵净山。

那天,初进山门,从梵净山下往上看,美丽的天空一片湛蓝色,晴空下紧贴着几片云朵,飘飘荡荡,不完全是白色的,红云也不少,偶尔叠加在一起,说不出的美妙和缠绵。坐上索道上山,下了缆车,要走一段森林栈道,时间不过二十分钟左右。梵净山上的小气候令人捉摸不透,说变就变,风儿嗖嗖的,微染着秋的气韵,再变成若风似雾的秋雨,雨不大,斜斜的吹打在身上,一半是飘逸,一半是浪漫。

我直奔梵净山而去,不如说是冲着山上一帮抬滑杆的老友而去。其实真见了面,不过聊聊天罢了,梵净山长梵净山短的,最后的仪式也不过是大家聚在小卖部前一起抿几盅小酒完事。早些年,梵净山旅游尚没有现在的势头,管理不规范,农户进山抬滑杆,这费那税的,禁区管理处要管,太平镇人民政府要管,矛盾日渐显露出来,引发集体上访,问题的解决撂给了我。经多方协调协商,不光有效解决了多头管理的弊端,还把几项不合理的“土政策”一笔勾销。然后就有了我们多年的情份到至今。

雨越下越大,无奈中,我拐进一处山弯寻思避雨。

没跑多远,突然途中有两个姑娘跟我打招呼:“哎,哎——”。随即其中一个把一把雨伞递给了我,我如获至宝,慌忙打开撑在头上。之后,抬头认真打量两位姑娘并问道:“哦,谢谢,你们这是……”两位姑娘不像是游客,目光流露出几分迟疑,都把眼睛盯在步栈道下面一处乱石险峻处,只见一个人的背景在拾掇晃动。我的脑海里马上冒出保洁员一个词,马上明白了,笑着说:”你们是给下面的保洁员送雨伞的吧?怎么给了我!

两个姑娘相互看了一眼,均露出难言之隐。少顷,其中一个姑娘主动跟我聊开了,她说,她们都在索道公司上班。下雨后,有人告诉她说,同伴的爸爸在森林步栈道一个险要地段冒雨清理矿泉水瓶之类的垃圾,俩人便匆匆赶了来。一来送雨伞,二要阻止爸爸下雨天湿滑不要去冒险。姑娘接着说,同伴的爸爸其实并不是保洁员,而是抬滑杆的,之所以这样做,是他看重环保,无比热爱梵净山这片土地。

说着话,雨渐渐小了,停了。栈道下面草丛杂灌中,传出窸窸窣窣的响声,一个人影慢慢地攀爬上来,比较安全了,一直低头不语的姑娘终长舒了一口气,一回头,俩人手拉手快步离去。

忽地,我的肩头被人从后面猛拍了一巴掌。扭头一看,正是我来梵净山要会面的刘大个。刘大个并非高大伟岸,主要是壮实耐力惊人,能使蛮力,所以人们喊他浑名叫刘大个。

雨后,森林步栈道上鲜有游客,我与刘大个照例是闲聊。只是多了聊梵净山艰难而又漫长的申遗的话题。聊得甚欢中,有其他人加入,我都认识。刘大个叫刘照令,他的两个兄长分别叫刘照军、刘照国。都是老滑杆了,抬了三十多年的光景。住在梵净山下梵净山村湾脚村民组。

在招揽生意上,他们兄弟也自有山里人古朴的秉性,少有傲价。游客出价不合理,一般闷不出声,合心意了,二话不说抬腿即刻上路。有传闻说,兄弟三人曾抬过专程来梵净山考察世界遗产的核心外国专家皮特·沙帝,那真是个重量级的“大人物”。事后,有人连问他们几个问题,譬如收费怎么样?都讲了些什么话?是真或是假?兄弟三人总是笑而不答,憋急了,透露一点点道:“别人只是体会一下坐滑杆的滋味,三五步路而已”。其它的不便再说。口紧得很。

不一会儿,雾气又起,微雨迷茫,梵净山重新笼罩在一片雨幕中。

滑杆抬不成了,索性来到上站房索道出口小卖部打当当酒喝。刘大个喝得耿直,没几当就醉了,不断说起了酒话,他说,喜欢梵净山的秋天,阳光是金红色的,山中落叶是金黄色的,连插在步栈道上飘扬的彩旗也是红色居多,红色抢眼。还说,梵净山申遗,生态和绿色是它最大的资本,不能光消耗资本,还得保护好。刘大个一直在说,慢慢变得口齿不清,以致完全醉倒在这漫天秋雨中。

我要坐最后一班缆车下山。临走前,又独自去了一趟森林步栈道那段山弯。它在雨中很美,美在古朴也美在时尚。步栈道是用木质做成的,据知有1125步,750米长,顺着一段山弯而上,而不是下沉式的样子,整个如挂在一面青山如黛的峭壁上,格外的有情调。秋雨中,满山满坡的红黄两色是它的主色调,就连古老雄奇的危壁断崖上爬满的藤蔓也是怦然心动的火红色,偶见云雨中穿云破雾,依旧是红色。

哦,最难忘,梵净山上那道弯!(陈志军)

相关热词搜索:梵净 故事 申遗小

上一篇:【申遗小故事】梵净山村:守住青山赢得“金山”
下一篇:梵净山核心区民居建筑拆迁完毕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