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区县 > 石阡 > 正文

岩顶寨村村民取水记
2019-06-14 11:11:19   来源:梵净山旅游网   

五年三百多人凿洞取水 新时代春风圆了“用水梦”

 

仲夏时节,群山叠翠,车子行走在从石阡县城去坪地场乡岩顶寨村的崎岖公路上,一半以上时间在山腰山顶之间盘旋,着实令人惊险、背脊发凉。岩顶寨村名副其实,俨然是一个坐落在石山顶上的村寨。

 


 

“岩顶寨,田大丘,三年两不收,如有哪年得收了,狗都不吃麦溜溜”,全村很久便流传这样的话。细想下来,这话中有话,村里田土较多,如遇年成好,收成是可观的,前提是风调雨顺,否则三年两不收。

 

岩顶寨是该乡最为偏远的村,平均海拔800米,有耕地5392亩,辖8个村民组,共319户1126人,人均耕地在全县前列。却因村子位置太高,水直接从喀斯特地质岩缝中溜走了,祖祖辈辈过着严重缺水的日子,日子过得十分艰难,时至2017年初,全村贫困发生率依然为34.9%,属于一类贫困村。

 

 

因为缺水,村民们走亲戚、务农活都要顺带一个水罐,回来时带一点水;因为缺水,家家户户都是洗脸水拿来洗脚,洗完脚再拿来喂牛喂猪,一点滴都舍不得浪费;因为缺水,一位村民在结婚当日凌晨还要担着水桶去挑水……

 

缺水!成为横亘在村民脱贫致富道路上的一座大山。

 

五年凿洞取水艰辛路

 

为彻底摆脱缺水困境,上世纪70年代,村民们确定寻找新的水源。可翻来覆去的想,数遍全村和周边地区旮旮角落,都是筷子一股大的水,最大的水源就是寨底下的凯峡河,可300多米的落差,想要取来,在当时想都不用想。

 

大家绝望之时,一位村民说,村后有个消坑,上山砍柴常能听见水流声,只要凿出一个隧洞,就可引来甘甜水,大家眼前一亮,兴奋了好久。

 

可后山是一座硬山,除了一层薄土,全是石灰岩,要凿出一个隧洞出来,绝不是轻轻松松的事,这又是唯一的希望。

 

最后,全村开会商议,一致同意凿洞取水。由每个小组每月派1到2人,组成8人凿洞取水组,轮流选派作业。

 

1971年正月,大家凑齐钢钎、八磅锤、炸药、铁锹、箩筐等工具,决定开干。邱仙才、谭文志、蔡上吉、夏克军、谭克河、周忠智、凃当贤、夏和能八位村民成为打隧洞的第一批村民。

 

72岁的邱仙才老人回忆凿洞场景,至今如数家珍。一开始,可以放大炮,凿洞进程比较快,一天可打1米多远,但越到后面越艰难,只能放小炮,为安全,到最后只能一锤一钎的凿,进度微乎其微。

 

 

邱仙才告诉记者,他们8人组,又分为两个小组,用长钢钎打前面、短钢钎打后面,不间断作用,中午饭都是村民送到工地。打到近10米深,里面是漆黑一片,就用墨水瓶做成煤油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凿洞,凿出的石方就用箩筐挑出隧洞。

 

“打1米远的隧洞就需要换一根钢钎,平均一根钢钎一天要磨5次左右,才能打破石头。所用大多数物资全靠村民走路50多公里去县城买,火药就靠政府出资。”邱仙才老人说,“那个时候,大家为了喝上一口水,往往手脚起泡、腿脚发麻、肩膀破皮、满面尘灰,休息一晚,第二天又热火朝天凿洞。”

 

开凿一年、两年不见出水,部分村民想放弃,却又心不甘,后面断断续续打到1975年底。历时五年,共计300多人参与,打了一条长150多米、宽1米、高2米的隧洞。

 

五年时间里,用掉钢钎100根,火药100多箱,箩筐用了近400多只,扁担用了大几十根。

 

邱仙才老人谈到,他前后干了近1年,光磨破鞋子就二三十双。

 

“虽然最后仍以水量小而宣告失败,但他们从不言悔,永远视为人生最铭记的经历,成为全村最宝贵的精神财富。”邱仙才老人激昂的说。

 

如今,走进洞口,阵阵凉风,让人精神陡增,前面沟壑早被石料填坪,生长的树木见证着村民战天斗地的精神。

 

梦想破灭再回靠天吃水

 

采访中,邱仙才老人给我们讲了他最为刻骨铭心的挑水经历。他结婚那年冬天,有两三个月没下一场雨,全村所有水塘、水井全有人在守水。结婚前一天,他晚上8点过去守水,晚上近12点才弄来一担水,快到家门口时,因当晚下了雪,自己踩滑,整挑水给打泼了。没办法,他只好又去守水,结婚当天凌晨4点过才弄来两挑水,挑完水才去接亲。

 

 

“全村三天不下雨,水就跑没了踪影,家家户户靠天吃水,下大雨时候就用大盆子接,小雨就用碗接,家里的桶、碗、罐全上阵。”村支书杨通煜略带悲情地回忆。

 

村里两个水量较大的水井分别在下腊岩沟、小河沟,离村里3公里多远,挑水来回需两三个小时,劳动力较强的家庭一上午最多也只能挑上两个来回。

 

69岁的邱泽江老人说,挑回家的水更是珍贵,一盆水洗完脸后留着用来洗脚,洗完脚还得用来喂猪牛。有一次家里来了一位远客,第二天客人起床洗好脸后直接把洗脸水给倒了,妻子嘴上没说,心里却惋惜了一上午。

 

村民告诉记者,之前村里有一位老大娘叫胡正芬,挑水在半坡上实在是挑不动了,慢慢的把担子卸下肩,手牢牢的抓住水桶,因为坡度太大,没能扶住,人连带水桶摔倒在山沟里,险些丢了性命。

 

改革开放后,“打工潮”兴起,村里的年轻人大多外出打工。挣了一点钱,离水源点近的几家村民修建了水池,较远的村民也陆续在自己房屋后修建了水窖,遇上下雨时候,就储满水,总算能够抵上一阵子。

 

岩顶寨村虽然通过小水窖、小水池,用水得到较大改善。但到了干旱季节,用水还得用肩挑。

 

最干旱时候,乡镇就用农用车垫上胶布,为村民送水。算下来,一车800元,成本也比较高,不可持续。

 

精准扶贫终圆“用水梦”

 

走进岩顶寨村口,广场旁一棵需三个成年人才能合抱的银杏树郁郁葱葱,成为村里纳凉的好地方。邱仙才老人正和村民闲聊,生活好不惬意。

 

邱仙才说,要是以前,早就挑水去了,哪有时间坐下来闲聊。

 

为了帮助岩顶寨村村民用上自来水,从2013年开始,坪地场乡几届党委、政府极力向上争取水利设施项目,谋划从3.4公里外、扬程300多米的凯峡河二级提灌到岩顶寨村,以彻底解决该村和周边几个村寨的缺水问题。由于工程难度大,一直没落地。

 

2018年,全省实施饮水安全工程,全面解决农村人口饮水安全问题。当年,石阡县脱贫攻坚进入决胜阶段,该县举全县之力,全力攻攻克饮水安全、基础设施等难题。

 

岩顶寨村脱贫攻坚队抓住这次历史机遇,多次跑部门、跑县里,多次召开村民会,为施工排除一切困难。最终项目在9月份落地动工,2018年年底,总投资954.46万元的二级提灌工程建成投用,凯峡河的水抽到岩顶寨,之后输送到坪地场乡汪河片区8个村,覆盖8000多人。

 

岩顶寨等村寨乘新时代春风,家家户户喝上“小康水”。

 

去年,村里还干了几件大事,实施通组路硬化30多公里,危房改造56户,房前屋后硬化18600平方。

 

“村寨变靓变美了,关键是曹书记他们做了很多事。”村民熊时茂说,“特别是去年因全县工程多,施工队伍难找,曹书记就自己带着村民硬化通组路。”说话间,熊时茂拧开自家水龙头,白花花的水汩汩流。

 

村民眼中的曹书记,正是坪地场乡党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岩顶寨村包村干部曹家才。曹家才告诉记者,因为提水成本高,为保障村里饮水工程能管长远,他们正和一家公司商量,征求村民意见,出台用水管理办法。

 

今年4月,石阡全县通过省政府批准退出贫困县序列,岩顶寨村也一同摘掉贫困帽子。如今,该村水、路全面解决后,产业发展迎来新天地,村里发展了2000多亩苔茶产业,1000肉牛养殖,将带动村民持续增收致富奔小康。(陈林 罗旭)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石阡两学生获全省青少年机器人竞赛二等奖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