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区县 > 江口 > 正文

看!江口女作家笔下的那一抹江口
2019-09-27 11:30:20   来源:多彩贵州网-众望客户端   

一抹江口
 
散作遍野新绿,聚是一抹江口。这世间万物生长,这江城山水入画,若是打心底热爱生活,便会深知那份情怀,容下的绝不仅仅是抹茶本身,更是同“幽馥的虔诚在无声里布漫”般性灵的存在,以及备好茶点静候佳音的耐心。

 

因父亲喜好喝茶,我也就跟着喝过不少类别的,数红茶、绿茶、白茶居多,然而自己尤爱抹茶。知道江口抹茶的时候已经工作半年了,但喜欢上抹茶的时候还在读高中,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个不折不扣的“抹茶控”,早先便关注了许多关于抹茶的账号和食品店铺,一直让味蕾来回奔走在抹茶的诱惑里,也正是因为这股难以抵制的魅力,我喜欢上了绿色,由表及里。

 
何为抹茶?《制茶学》和《中国茶学辞典》从学术角度告知,是由采摘覆下茶园的新鲜嫩叶,先经蒸青、烘青两道工序制得深绿色片形的碾茶,再用茶臼磨细成的翠绿色细粉末茶。从国标体系的角度来说,抹茶是采用茶叶为原料,经特定设备和工艺研磨制成的具有一定粉末细度的产品。对于我这个“抹茶控”而言,面对鱼龙混杂的抹茶消费市场,我不敢妄议,只能说细细咀嚼后,做到心中有数,不混淆黑白。我想,所有能把抹茶当作文化对待的人,绝不忍看它沦为无底线利润榨取下的牺牲品,抹茶应该在中国无忧无虑的安家并繁衍健康的子嗣,保持它最初的风情。

 

 

中国是茶树的生产地,江口是抹茶的温柔乡。我在2018年的尾巴上做了回记者,曾去过贵茶集团大致参观了抹茶的展厅,对于欧标抹茶略知一二。“抹茶出于绿茶而胜于绿茶”这句话是我采访贵茶时根据“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冰,水为之而寒于水”联想到的。抹茶的原料虽说是绿茶,却又不能说它就是绿茶,其营养价值远远超过绿茶,制作工艺也比绿茶复杂。陆羽在《茶经》中就有记载抹茶的做法:“始其蒸也,入乎箪,既其熟也,出乎箪。釜涸注于甑中,又以谷木枝三亚者制之,散所蒸牙笋并叶,畏流其膏。”抹茶的发展前景是不可估量的,贵茶既已带着初心上了江口这条不歇的篷船,驶向的彼岸也必将是众望所归的,愿沿途风光旖旎,前路日新月异。
 

 
贵茶集团之所以选择在铜仁江口建立贵茶产业园,打造国际领先的欧标抹茶制造基地,种植并研发出与日本相媲美的抹茶,这与铜仁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是分不开的。江口天然的生态优势更是为庞大的茶园面积提供了保障,优质的茶叶又为抹茶的顺利生产奠定了基础。对于日本茶道中展示的顶级抹茶工艺和深远文化精髓,我相信只要贵茶能做到用心传承和虚心改进,就没有什么克服不了,毕竟,蒸青散茶源于中国唐朝,新兴抹茶落户贵州铜仁。摩洛哥有种说法叫“身体的一半都是绿茶”,那么贵茶完全可以做到让江口的半个茶园都是抹茶,让抹茶成为铜仁代表贵州礼敬世界的新名片,续写江口新篇章。

 

 

谁曾想,自唐宋以后便在中国日渐式微的抹茶,竟在日本得以发扬光大,启发了日本茶道文化的兴起。蒸青,一种中国古老的杀青方式,在日本千利休手中得到了突破性发展,其“和、敬、清、寂”的宗旨,精炼且丰富了茶道的内涵,使之无愧为日本茶道的集大成者。千利休曾这样解释“茶禅一味”:“天地同根,万物一体,舍小我而融入天地之中,其静寂无为,所示正是茶之正道。为饱享茶禅一味之达人所必见。”不得不承认,抹茶在日本茶道的滋养下散发着浓厚的文化气息,达到了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境界。
 

 
说到“茶禅一味”,这一点也正是我必然要提起的。在我看来参禅与悟道密不可分,佛教禅宗认为参禅需要一颗的平常心,而平和的茶性,淡雅的清香,越是细品,就越耐人寻味,使之内心归于宁静,无妄无欲,这是参禅悟道该有的心态。茶乃平凡之物,由物及“悟”,在“茶禅一味”的至高点潜心涤虑的修行。佛教文化已经成为梵净山旅游的重要组成部分,若是来梵净山不礼佛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有的东西行不带来,走时却可以带去,比如佛光普照下的心之所向,或朝圣路上累积的恩泽。在中国,禅中有茶,茶中有禅,相互依附。在江口,尝过真正的抹茶,便应了古人云“禅让僧人有一颗平常心,而茶给人以一颗平常心”。抹茶有一抹绿色,就有一抹品格,世事洞察也好,人情练达也罢,心灵和茶事的默契,都在那一抹绿色里安然如故,旁人不必通透,也无法解释。

 

既知茶与中国文化密不可分,那么抹茶与江口文化又岂会毫无瓜葛。关于茶的行为,我理解的是要立足生活,再与哲学和美学等内容渗透,抹茶是中国的“旧爱”,也是江口的“新欢”,任何时候人们品抹茶都不该是为了裹腹,原始观念在时代飞速的冲击下一去不复返。既来之,则安之,重生本就是为了更轻的活着。所以对待抹茶需要付诸情感,还要做到张弛有度,收放自如,方能在不仅仅是饮食活动的文化之旅里日趋完美的诠释“一期一会”。
 

 

品茗伴佳境,这一点切不可小觑,文化可以用很多方式来体现,但总的来说既要晒得了太阳,又要经得起雨打。我自身是个对所处环境很挑剔的人,正如喜欢在书柜里常年放置檀香,这样一来书页间便多了份古朴的守望,没有氤氲叆叇,只有雅人清致。基于这颗不愿将就的心,对真正的抹茶也自然而然是很执着的,要么择一处雅轩认真品味,如若不然,宁可不去触碰。我追求的是物我两忘的茶境,无论是茶饮还是茶点,都应当在惬意的享受中返璞归真。“美人在骨不在皮”,把江口比作“美人”,它骨子里流着不甘平凡的血液,藴藏着深不可测的内涵,和坚不可摧的力量。我在江口品抹茶,仍执着于赏心悦目的自然环境和优雅恬然的人文环境,有禅韵、清流、楼阁;还有超脱、诗意、闲适……这些,庆幸我的故里都有,感谢这无怨无悔的给予。

 

有机会来江口品抹茶,愿否?这是一个得上天荣宠的地方,就像是被天地掏空而形成的清美意境,可以涤荡尘世的繁杂与污浊,亦可以过滤出专属于这方水土的感动。不论是旭日东升,还是月落乌啼,每一粒尘埃都敢于化作一缕缕炊烟,轻点水面,直上云间,漫步虹桥,将回清倒影斑驳,而水面漾起的,是这个小城不歇的热情。梵净山,一个与人间配合得天衣无缝的仙境,山上云雾缭绕,肉眼所能见的山色空明,卸下心中的负荷,远离俗世的喧嚣,在茶食里感遇一颗禅心,重拾一场清净。看那一抹新绿,朝朝暮暮在小城里努力生长,给人以莫大的慰藉与勇气。江口抹茶,一见钟情是吃食,日久生情是文化,延绵不绝的是生命力。

 

 

如果你在江口遇见抹茶,有缘的话,我愿意与你共享这里一年四季的诗情画意,一起喝喝茶,吃吃茶点,聊聊人间冷暖,离合悲欢。我其实挺愿意跟陌生人对话,只要各持尊重而免遭揶揄,也算是剖析内在隐匿性情的一种方式,因为我相信善良的人在有条不紊的寻找同类,而这段历程大概就是在慢培心路,如茶一般,越品越知味。从前不太明白茶人怀揣一颗怎样的心,现在看来,世事纷扰,为抹茶而生的珍稀文化,就像精神灌溉途中有加无替的牵引,以茶入心,用心体会。

 

“吃茶去”!简单三个字却并非所有人都能懂得其中深意,有些东西,言传不如意会。抹茶带江口看世界,江口请世界品抹茶。在繁华缭乱的红尘中,感受淡泊质素的“吃茶”心境,有时候仿佛半梦半醒,感到若有似无,好像来过这里,又好像一直在这里未曾离开,杯中绿意尚在,哪里舍得下这一抹江口,我希望某一天回首时,指尖触摸到的,都还有温度。
 

 

当美好的事物遇到懂得的人,才有了甘愿努力的意义和毕生可期的价值。我不是很懂抹茶,但我可以真诚的说我想要读懂它。

 

有朝一日,在梵净云端,以茶会友,雅儒相聚,相谈甚欢。待茶余饭后,山河入梦,不急不躁,微风拂过,一切都刚刚好。(作者:中共江口县委主题教育领导小组办公室 杨雨蒙)

 

作者简介:杨雨蒙,笔名梨瓣,1996年生,贵州江口人,土家族,系铜仁市作家协会会员,贵州省散文学会会员。作品散见于《贵州作家》、《黔山文苑》、《中国诗人》、《铜仁日报》、《黔东作家》、《梵净山》、《多彩贵州网》、《中新网》等。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独家探班!云舍大型情景歌舞剧《赶年》花絮华丽丽的来啦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